陳茂雄教授在他 2010 年寫的一篇文章中,曾經提到「台獨新貴」這個名詞。根據他的說法,「以前主張台獨會有牢獄之災,今日主張台獨不只沒有壞處,還可以消費台獨,甚至於有人只靠高喊台獨主張就可以養家活口。最妙的是『台獨新貴』來自『老台獨』的人並不多,有不少人還是在民進黨執政之後才蹦出來的」。

有趣的是,從 2014/11/29 日以來,昔日的台獨新貴已經消逝,但台灣卻竄起了一批「網路新貴」。所謂的網路新貴,是指那些過度神化或誇大網路對現實政治影響份量、並藉此獲利的一群人。

在 2014/11/29 九合一大選之後的某個日子,台灣某政黨邀請了某位人物演講。他在台上誇張地述說他如何神奇地運用網路幫某市長打贏了選戰。正當他在滔滔不絕時,台下聽講的某些人越聽越不對勁,於是悄悄地 LINE 給他們的同仁:「這個仁兄吹噓的一部分事情,不就是你做的嗎?怎麼會變成是他的功勞?」

1/16 開票之後,媒體報導網友們多麼讚賞姚立明神準地預測蔡英文將贏 300 萬票。可是,有膝蓋的人稍微用膝蓋想一下,就會知道這樣的說法充滿矛盾。姚立明有沒有猜到 1/15 當晚 10:00 之後周子瑜的影片將在 Youtube 出現?顯然沒有,不然他早就講了。

既然沒有,那麼他在選前估算的 300 萬票顯然是過度高估。因為,當大家紛紛在講周子瑜事件可能影響 50 萬票至 148 萬票時,如果這個影片沒有出現,實際上的差距應該只有 250 萬票到 150 萬票之間,怎麼會是 300 萬票呢?如果姚立明的 300 萬票估算正確,那麼周子瑜事件的影響力應該非常的小,這又造成另一個矛盾。

1/17 日早上,媒體擠在台北市長住處前,在他走出家門上班時要他發表對於前一天總統大選的看法。只見柯文哲擺個臭臉,不怎麼理會就直接上車。這樣的臉色,跟他在大選之前的種種動作有很大的反差。他在選前主導 300 多公里的個人腳踏車表演實境秀、說蔡英文若當選滿意度會很低、甚至還幫忙國民黨逼問蔡英文應該要面對九二共識。好事的(藍色)媒體人,也紛紛用「柯系立委」的新名詞來幫忙推廣柯文哲的企圖心,甚至連被柯文哲惡整的姚文智都被納入名單中。

選前的柯文哲,意氣風發,儼然是第四組總統候選人,直到 1/16 投票那天他對周子瑜事件「除了嘆氣還是嘆氣」的超級魯蛇回應(連朱立倫答得都比他還好),再加上他太太「本是同根生」的發言,情勢瞬間逆轉。在昨天,他在去年四月說「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發言被挖了出來,也被聯合報大肆報導。

關於柯文哲在這次總統大選的心情變化,風傳媒的一篇文章 揣摩得頗為傳神:「先前在總統大選猶如第四個候選人的柯文哲,也由於蔡英文、民進黨這次比預期還大的大勝,政治板塊與社會氣氛都產生新變化,柯恐怕將調整步伐暫時觀望,放言高論指指點點的霸氣會收斂些,就算習性不改,蔡英文與民進黨的抗壓能力也已提高,未必會再一路隱忍。」

臉書上的網友也談到:「柯文哲的沈默源自於『首都改革連線』的挫敗,他意外地發現原來綠色(還有一小部份中間選民)根本不聽他的,尤其第四選區竟然開出寧可落選也不願支持黃珊珊的三萬五千票,應該把他嚇壞了。柯文哲呼風喚雨一整年,這次選舉讓他看到自己的侷限(四年後要幹麼幹麼的大概也不用提了),心情怎麼會好……」

讓我們再來看看時代力量。除了平淡自處的洪慈庸之外,時代力量幾個主要人物在 318 學運之後儼然都已成「神」。剎那之間,人間一切苦難似乎都可由網路獲得終極藥方。可是,當他們實際參選後,馬上發覺現實社會跟網路世界是有差距的,必須得助於民進黨不少要角的幫忙衝刺、輔選,選情才慢慢拉起。

但是我們終究得面臨現實世界。當媒體跟網友們開始在擔心客運台鐵高鐵訂票狀況不佳時,網路上「萬人響應、一人到場」的陳年陰影隨即浮現。如果不是最後的周子瑜事件,所謂「網路的力量」是否能在這次大選獲得勝利,將是未定之數。更弔詭的是,網路新貴們先前在網路的聲望與周子瑜事件,都代表網路的可能影響。但哪一種影響是顯著的?哪一種影響可以促成理性的行動力呢?

Ettoday 報導,「新北市立聯合醫院外科醫師洪浩雲17日在臉書寫道,一堆人原本都不準備投票,投票3天前高鐵、台鐵的票都沒賣完,『最後靠著周子瑜的影片催票,勉強把『度爛票』給催出來了,這種支持度能看嗎?』」

昨天,導演柯一正對媒體抱怨民進黨在大選前幾天的政黨票催票動作。我們不禁要問,如果網路的力量的確影響了數個年輕世代的選民,那麼時代力量何需擔心「傳統的民進黨」呼籲固票的動作?如果網路的力量等於實體社會的力量,那麼網路之神們又何需民進黨要角的輔選呢?

關於這種種的疑惑,有一大部分源自於「網路 = 世界」的誇大錯誤認知,而商業週刊最近一篇專訪蔡英文的文章,也剛好湊巧地提供了部分的解答:

「蔡英文知道,英雄主義、威權主義都已經過去,民主社會也沒有天縱英明的領導人,新時代的領導人就是帶領著社會共同找尋,一個大家能夠相互包容、凝聚集體意志,一個能夠解決問題的方法和未來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