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黑雨


九合一選舉終於結束,面對國民黨兵敗如山倒的悽慘結果,各種選後分析評論紛紛出爐。這些評論中,多半是馬後砲式的歌功頌德看法,也有不少根本對於影響選舉結果的一些基本因素避而不談,顯示台灣社會仍然存在一些「不可說」的禁忌。什麼樣的選舉分析評論算是馬後砲呢?要分辨其實很簡單:只要檢視評論者或名嘴們在選前跟選後的看法是否一致,就可以知道哪些人說的話屬於後見之明。這其中最不清楚的,就是關於連勝文的慘敗。

分析連勝文敗選的選後評論文章,多數是著重在以下幾點:

1. 連家成為不滿貧富差距民意的怨氣對象

2. 連勝文團隊本身成員紛雜、選舉策略凌亂

3. 馬英九並不樂見連勝文當選

4. 連勝文過度著迷於負面選戰,蔡正元與羅淑蕾幫了倒忙

5. 連勝文本身條件太差

6. 連戰與郝柏村的族群歧視失言,導致最後的大崩盤

連勝文的種種缺失,固然造就了柯文哲的巨大勝利,可是在這樣的勝負中,有一個台灣絕大多數政治評論者不敢也不願意去碰觸的因素,至今尚未見到任何評論提到,那就是台灣泛藍鐵票、以及藍色媒體對於連勝文的集體族群歧視。諷刺的是,柯文哲的勝選,有一個紮實的基礎正是建立在這樣的族群歧視之上。

我們如果去網路搜尋「神豬」這兩個字的起源,可以發現大致上是在 2004 年 6 月下旬左右,壹週刊報導他們的狗仔追蹤連勝文與侯佩岑在車中親吻後,不滿連勝文的網友給他的封號。從那時候起,媒體不分藍綠、網友也不分藍綠地使用這樣的封號來當作連勝文的代號。連勝文明明是泛藍政治家族的後代,為什麼會產生媒體與網友不分藍綠一致嘲諷他的奇特狀況呢?

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1994 年黃大洲代表正藍國民黨競選台北市長,落敗。2000 年連戰代表正藍國民黨參選總統,落敗。2005 年王金平參選國民黨黨主席,被影射為台獨,慘敗。黃大洲不是好人嗎?2000 年之前的連戰有什麼大問題嗎?王金平真的主張台獨嗎?這幾個案例,都直指國民黨這個外來政黨的基本核心,就是建立在外省族群至上的族群歧視價值觀。因此,泛藍鐵票哪裡是含血含淚含恨投給國民黨候選人?事實是,他們只會含血含淚含恨投給「血統純正」的泛藍候選人。

也因此,當「神豬」這個名詞建立時,不分藍綠的網友們以及不分藍綠的媒體人,形成罕見的集體共識,把這個名詞發揚光大,宣傳效果達到極致,也造成連勝文拋棄不掉的先天障礙。由於這個先天障礙,在整個選舉過程中,許多泛藍鐵票對於連勝文是遲疑的、抗拒的,因為他們過去都可能曾經用「神豬」這兩個字大肆嘲笑過連勝文,現在要他們一下子收回自己的輕蔑歧視之心,那是很難的抉擇。

如果再加上連戰家族上百億財產的疑慮、以及連勝文本身智慧不高的特質,這場台北市選戰中,與其說藍綠媒體一致地對柯文哲友善,不如說是藍綠媒體一致地對連勝文抱持敵意,縱使到選戰末期有些泛藍選民決定還是投給連勝文,但是連勝文幾個月來在媒體與網路的劣勢所造成的民調落後,已經無法追趕。

從上述角度來看,我們是不是好像該給連勝文一點同情呢?當然不需要。連家本身早就是國民黨(甚至是台灣)族群歧視的受害者,他們卻毫無自知之明,反而在選戰末期想要玩弄相同的族群歧視仇恨感,想要套用到柯文哲家族頭上。連勝文家族這樣的作為不僅是咎由自取,甚至可以稱為「為虎作倀」、「飲鴆止渴」,連勝文的慘敗完全不值得同情。

只是,當選戰結束之後,如果我們在靜夜深思這場選戰中所牽涉到的族群歧視因素,未免會讓人嘆息。連家想要靠族群歧視柯文哲去拉攏深藍選票,但柯文哲卻反而因為網路與媒體不分藍綠地對連勝文的歧視而獲得兩個場域的優勢,並進而勝選。票開完了,勝負也決定了,但這場選戰中再度浮現的台灣族群問題,並沒有隨著選戰的結束而消失,只是又再一次被掃到地毯下堆積,靜靜等著下一次的大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