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黑雨


禪宗「六祖壇經」裡面有一段對話:「兩位和尚對著寺前的旗子在爭論,一個和尚說:『你看旗子在動。』另一個說:『是風在動。』惠能說:『你們兩個都錯了,既不是風在動,也不是幡在動,是你們的心在動。』」面對最近紛紛嚷嚷的幾個政治議題,滿多人是憑著直覺而非理性在作判斷。

例如,當林益世案一審判決七年多時,很多人拿扁案當比較,氣憤地控訴法官們對於「實質影響力」的差別待遇。例如,當民進黨黑道人頭黨員案爆發後,也有不少人動輒以「國民黨更黑」來當作逃避的藉口。可是,當過度暈染的政治顏色遮蔽了我們的心時,這些看法往往顯示出我們身為現代民主社會公民在思考上的慵懶與怠惰。

以林益世案為例。許多拿扁案來比較的人,在乎的是法官們對「實質影響力」的判斷居然因為藍綠有別。這是事實,因為台灣的法官們的確多數偏袒國民黨。可是,在作出這種比較的看法後,人們往往不會去想到一件事:我們是否希望「實質影響力」能成為貪汙判刑的依據?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提出這種比較的人,不就是在承認阿扁的確有罪?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麼提出這種比較者,不就等於認為林益世無罪?

換句話說,不管是認為阿扁有罪、林益世無罪,或認為阿扁無罪、林益世有罪,這種依照藍綠來判斷道德與是非的看法,都一定會導致矛盾。有罪或無罪,在「藍」跟「綠」的遮蔽下,不僅影響了法官們,也讓許多人的道德判斷標準變成混亂無比。

讓我們再看看民進黨黑道人頭黨員案。有不少人看到別人轉貼這個議題的新聞時,很不以為然地罵道:「國民黨不是更黑嗎?為什麼要故意挑民進黨的毛病?!」讓我們來檢視這種說法的思考邏輯:這些人可以很大聲地控訴國民黨常在選舉賄絡買票,可是他們卻不願意去檢討或譴責等同於賄絡買票的民進黨人頭黨員現象。那麼,他們的道德是非標準到底是什麼?他們又怎麼去說服非綠選民們「泛綠是在追求一個更公義的台灣」?

我可以理解的是,很多具有這種偏差是非標準的人認為「為了對抗大惡,小惡是可以容忍的」。可是這樣的膚淺態度顯示多數人們並沒有從歷史學到教訓。從蘇聯共產黨對抗德國納粹黨、蔣介石對抗北洋軍閥、蔣介石對抗日本、到共產黨把腐敗的國民黨趕出中國,每一段歷史都是「小惡對抗大惡」的慘痛教訓,因為原先的被迫害者都成了更恐怖的迫害者。當某些泛綠支持者開始覺得泛綠政客在家裡搬運幾億現金作健身運動「不怎麼樣」、「只是小惡」的時候,泛綠在過去所自豪的公義與廉潔本錢,就已經開始被侵蝕摧殘。

再舉一個例子。在臉書上,曾有一個住在國外的網友請我聲援他,因為他曾經在網路上說要對馬英九不利,被台灣拒絕入境。我當時委婉拒絕了他,並說明我的立場:我既然不願意看到瘋狂的藍色紅色人士放話威脅台派政治人物,那我當然無法贊同他的行為,因為語言暴力跟實際暴力一旦被容忍,一個國家將會陷入保證互相毀滅的無窮亂境。

如果我們認為買票賄選是丟臉至極的行為,那麼在黨內選舉買賣人頭黨員票跟在選舉時買票是一樣的無恥。如果我們認為政府官員利用影響力迫使他人賄絡是不可原諒的,那麼這樣的標準就不應該因為涉案者是藍是綠而有所差別。台灣的社會之所以會亂,是因為我們的心、我們的是非標準早就被各種政治顏色搞得極度錯亂。統獨的差異見解的確存在,但如果因此而影響到多數事件的是非判斷,這個社會不亂也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