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oe


*「九二共識」一詞從何而來?

「根據蘇起本人於2006年2月21日的公開說明,在1992年九二香港會談後,至2000年政黨輪替前這段期間,中國國民黨對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存的現實狀況,一直想要以『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來取得兩岸間的共識。但是中國大陸方面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另一方面,即將執政的民進黨又無法接受『一中』,於是蘇起創造出『九二共識』這個新名詞,在字面上取代『一中各表』,其意思還是『一中各表』。」[1]

由上可知,「九二共識」一詞是2000年民進黨執政前,蘇起先生所創造出來的名詞。至於大陸方面何時開始使用此名詞呢?

「2001年4月27日,國臺辦新聞局局長張銘清發表談話紀念辜汪會談八周年,談話提到『九二共識』,此為中國大陸方面首次使用『九二共識』一詞。張銘清在談話中將『九二共識』解釋為『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2]

可見,「九二共識」是在1992年兩岸會談已過八年之後,才被人創造出來的名詞,且兩岸對「九二共識」一詞的內涵並沒有共識。

那麼,1992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根據『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於2001年3月1日在海基會視察業務時強調:『1992年會談期間,兩會曾先後交換十三個版本的表述方案,隨後並有口頭表述方案,中國稱雙方已達成『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但臺灣所理解的共識卻是『一個中國各自以口頭表述』,隨後即擱置該項爭議』。

但是海協會方面則指出,九二香港會談期間,海協會提出在兩會的商談中必須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在事務性商談中,只要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基本態度,可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含義,表述方式可以協商,並提出了五個文字表述方案。海基會則先後提出了八個表述方案,其中第八個表述方案為:

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

1992年11月3日,海基會發表新聞稿並致函海協會稱,對一個中國原則『應有所表述」,「我方將根據『國家統一綱領』和國家統一委員會本年八月一日對於『一個中國』涵義所作決議,加以表達』。陸委會主委馬英九表示,一個中國的表述問題無交集、無共識。

11月16日海協會致函海基會,告知海協會的口頭表述要點為:

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的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含義。

同時將海基會在香港會談中正式提出的第八個表述方案附在這份函中,作為雙方彼此接受的共識內容。同年12月3日,『海基會』回函,對此未表示異議。」[3]

*「九二共識」一詞的危害

由上可知,1992年的會談,談到後來,還是在各說各話,只是對彼此的說法不表異議(沒有共識的共識?)但其基本精神(或態度或默契),即是兩岸皆同意在進行事務性協商時(對於政治議題)擱置爭議、求同存異。這一點應是無庸置疑的。如同代表中共的汪道涵先生於1993年4月辜汪會談時所說的:「海峽兩岸隔絕了近40年之後進行交往,有大量的問題需要解決。我們反覆講,只要坐下來談,一切問題都好商量,對於事務性問題,貴我兩會只要本著互相尊重、平等協商、實事求是、求同存異的精神,總會找到解決問題的妥善辦法。」[4]

可是,如果將此精神或默契簡稱為「一中各表」(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則極不恰當。

首先,「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1995年臺灣海基會副秘書長焦仁和對雙方政治立場所提出的詮釋。[5] 可見在1995年之前,不但沒有「九二共識」這一說法,連「一中各表」這樣的說法也不存在。然而,臺灣對九二會談的精神或默契的這一種詮釋方式,中共方面則從未接受過。1997年5月14日,中共的唐樹備先生曾在接受採訪時稱:「一段時期以來,臺灣方面把海協與海基會就兩會事務性商談中『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達成口頭共識,歸結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這顯然不符合當時的情況。」[6]

其次,臺灣方面講的「一中各表」裡的「一中」,不是中一中,也不是南一中,更不是現在實際存在的那一中,而是所謂「憲法一中」(依據中華民國憲法所訂的領土而來的法律上的一個中國),或者「未來一中」(將來若選擇統一之後的一個中國)。然而,大陸方面所謂的一個中國原則(一中原則),其內涵則是由以下不可或缺的三部曲(三句話)構成:「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7] 任何與中共建交的國家,都必須在雙方的建交公報上清楚載明這一點,否則中共將拒絕與其建交。此一中原則,也與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的內容相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它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8]

在2000年「九二共識」這個名詞發明後,中共方面一直將其內涵定義為「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而不認爲「九二共識」的含義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換句話說,其對「九二共識」的定義是「只有一中,沒有各表」。況且,「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與「各自表述一個中國」(海峽兩岸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兩者有何不同?不但國際社會容易混淆,使用中文的兩岸人民中,能徹底搞懂的恐怕也不多。

因此,若臺灣使用「九二共識」一詞做為兩岸談判的基礎,並同時強調「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在國際上容易使人誤以為臺灣政府本身也同意(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認定的)「一個中國原則」—-臺灣是現在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如同香港與澳門等行政特區一般),而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其國號為中華民國)。可見這種做法(詮釋法)非常不利於維護臺灣主權獨立的現狀。

*透過爭取對「九二共識」一詞的詮釋權來破解其危害

由上可知,一個原本處於模糊地帶的概念,越去清楚定義它,反而造成越多問題。然而,「九二共識」既然是一個人為創造出來的抽象概念,那麼,它本來就不意指某個具體存在世上的東西。一個抽象概念之所以是抽象概念,乃因為其只存在於人們心中(只在意念想像中存在),而不是人類感官所能明確察覺的某個具象東西。如同「人道主義」一詞,人們只會對「人道主義」一詞的涵義有所爭議,而不會去爭論「人道主義」這個東西到底存不存在的問題。同樣的道理,對於那些聽過「九二共識」此一概念,並且了解其被詮釋後的涵義的人們而言,「九二共識」此一抽象概念就已經存在於他們心中了。

換句話說,「九二共識」,做為一個抽象概念,既已被人創造出來,那麼就已存在人們心中,而其主觀存在本身,也已成為一個客觀事實。因此,在1992年當時,國共香港會談到底有沒有什麼「九二共識」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從「九二共識」一詞於2000年被創造出來後,這個概念本身已經事實存在於這個世上了。可見,若一再爭論「九二共識」存不存在的問題,不但不智,也顯得荒謬。民進黨與國共爭論的重點,應從爭論其存不存在,轉而爭論其涵義到底是什麼,也就是說,民進黨應該去爭取並主導對「九二共識」一詞的詮釋權。

一個「沒有共識」的共識,居然可以成為共識來各自表述,那麼,民進黨為何不也來「一個共識,各自表述」:中共對九二共識有一套自己的定義,國民黨對九二共識也有一套自己的定義,民進黨當然也能對九二共識有一套自己的定義(例如,九二共識,就是九二會談的精神,就是「擱置爭議、求同存異」或者「憲法各表」…… 等)。中共目前的做法,正是利用「九二共識」一詞來包裝其「一個中國」原則以遂行其統戰目的;國民黨的做法,則是利用「九二共識」一詞來包裝其「終極統一」的目標。然而,倘若民進黨也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取得(或至少動搖)對「九二共識」一詞的詮釋權,使其內涵與「一個中國」在某種程度上脫鉤,中共就無法再完全稱心如意地使用「九二共識」這個華麗的辭彙。至此,若中共仍要強行其統戰目的,就會被迫再度搬出其「一中原則」或「一國兩制」的老論調,然而臺灣民眾對「一中原則」或「一國兩制」的接受度必定遠低於對「九二共識」一詞的接受度,如此一來,民進黨就不會在選舉中因「九二共識」這四個字而一再吃虧。

正如前述,1992年會談的基本精神與默契本是「擱置爭議」與「求同存異」,因此,兩岸的事務性協商,理當如同1992年會談那般,不去牽涉政治性的議題,如此一來,才能在不損及雙方主權地位的情況下,實際回歸1992年會談的基本精神,進行務實的協商與交流。1992年做得到,沒道理20年後做不到。現在與未來的中國領導人,如果考慮到後世歷史評價的問題,應該沒有人會自甘屈於20年前汪道涵先生的氣度之下。

「擱置爭議、求同存異」本是人與人之間和諧相處的基本道理,可歸屬於沒有爭議的普世價值的一環,沒有被拒斥的道理。如同蔡英文在第三場總統候選人政見發表會說的,「我們主張:兩岸要和平交往,要互利互惠,如果雙方還有歧見,我們願意擱置爭議,透過協商對話,尋求相互諒解的空間。…… 對於1992年,兩岸願意『擱置爭議、協商對話』的務實態度,我們一向抱持肯定的看法。」這也正是其主張的「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意思。(關於蔡英文對「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說明,可參閱以下影片。)

可惜,蔡英文選前並沒有進一步把此一看法與「九二共識」一詞連結起來,徒讓國共兩黨瓜分對「九二共識」這四個字的詮釋權,以致功虧一,實可謂:「有為者,譬若掘井,掘井九仞而不及泉,猶為棄井也。」

中國領導人,面對汪道涵先生於1993年時也認同的「擱置爭議、求同存異」此一普世價值,本就沒有拒絕的道理,況且,一旦民進黨能成功地在某種程度上把「九二共識」的內涵重新詮釋為「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將「九二共識」一詞賦予全新意涵後,不但接受此共識,而且鼓吹此共識,那麼,在臺灣民眾對「擱置爭議、求同存異」也有共識的情形下(形成臺灣共識),中國政府對此勢必將更加難以拒絕。如此一來,不但解決了「九二共識」一詞對臺灣主權地位所可能帶來的危害,也自然解決了民進黨被中間選民與經濟選民所詬病的兩岸罩門問題。

References

[1] 維基百科.〈「九二共識」一詞產生前後〉

[2] 維基百科.〈中國大陸方面的解釋與使用〉

[3] 維基百科.〈九二香港會談〉

[4]〈汪道涵在辜汪會談中的談話題綱 (1993.04.27)〉,國臺辦網站

[5] 維基百科.〈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6] 維基百科.〈中國大陸方面的解釋與使用〉

[7] 維基百科.〈中華人民共和國〉

[8] 維基百科.〈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