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張順發


20111118的今日,如果我們回頭環視客家這樣一個族群,我們會發現存在著幾種不同類型的客家人,於社會各個角落掙札和殘存著。其一是七十歲左右白髮蒼蒼的客家人,沒讀多少書,一生不會講北京話,只會講客家話;其二是五十歲左右的壯年客家人,身為客家人,講客家話曾經是一種恥辱,心中永遠的痛,曾經為了在學校講客家話被罰款掛狗牌;其三是三十歲左右的青年客家人,受良好的教育,北京話講的最好,會一點英語,但客家話聽不懂也不會講;其四是2000年代左右出生的客家細子仔,因為「母語運動」及「客語生活學校運動」的推動後,開始學客家話,但學的很掙札,像學外國語文(英文)一樣很辛苦。

 

 真客家人與假客家人

 

           而當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說蔡英文不會講客家話,是「假客家人」時,我們不禁要問,誰才是「真客家人」,是吳伯雄嗎?是馬英九嗎?吳伯雄長年位居要津,家族三代當桃園縣長吃香喝辣,1988年客家人「還我母語運動」萬人大遊行時,吳當時身為內政部長,有為客家人講過一句話嗎?他敢講自己是真客家人嗎?兩蔣王朝摧殘台灣客語,馬英九有講過一句道歉的話嗎?他敢講自己是真客家人嗎?

一如許多無法說出流利客語的客家年輕人一樣,蔡英文說她很抱歉客家話說不好,但她會努力學習,但不會講客家話不應成為一種「原罪」,對於一種族群一種文化,一種語言客家精神的認同,社會應採取一種包容性的態度來面對,她感謝所有客家鄉親對於這個「不太會講客家話」的客家妹仔的支持與包容。

身為現代客家人,體質上留有客家DNA的血統遺傳,卻不能成為「真客家人」,那是何等悲衰,心中之痛一如針刺,因為,台灣社會有太多這樣的客家人。我們不禁要問,那是誰讓客家人與客家話消失呢!或者,是那個政府或政黨讓客家人要背負如此沉重的原罪悲衰度日呢!

 

 

 誰讓客家人與客家話消失

 

             早年當台灣的閩南、客家、原住民各族群被強迫只能講北京話時,那叫作「統治」;當閩南、客家、原住民各族群只會講北京話時,那叫作「同化」。而國民黨政府來台後即本著同化策略以統治台灣各族群,把閩南、客家、原住民各族群訓練成只會講北京話的「順民」,以便統治管理,也因為如此,客家人與客家話才會消失成為隱性民族。

國民黨政府1945年來台後開始推行國語運動,釀成二二八事件悲劇,在短短四十年內幾乎消滅所有的台灣方言和客語,如1946年陳儀成立「台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禁止方言及日語的講與寫;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全面禁止方言書寫出版;1969年規定電視布袋戲只能用國語配音;1971年台灣省政府加強推行國語計畫,限制台語節目播出,規定學校只能講國語,違反者罰款掛狗牌;1974年國民黨政府以妨害工商正常作息名義,禁播雲州大儒俠布袋戲等。換言之,國民黨政府來台後以「文化霸權」及「種族歧視」的沙文主義策略,透過國家機器如行政、司法、教育、社會、經濟體制等有計畫的控制台灣人民,客家人與客家話從此消失。客家人,不敢以客家人為榮,不敢講客家話;客家人,成為隱性民族。

 

 

 請不要為了選舉操弄客家人

 

            因為,國民黨政府過去的國語政策,讓所有的台灣本土母語遭受嚴重漠視和傷害,不管是閩南、客家、原住民的孩子都不能講自己的母語,剥奪了母語學習與使用的空間,導致台灣原本多元豐富的母語及文化逐漸流失。

而今天,不管你會不會講客家話、閩南話、原住民話或北京話,只要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就要彼此尊重,不能你不會說台灣話就把你歸成另一類,你不會說客家話就把你歸成另一類。我們反對把客家人分為真假客家人,因為,把客家人分為真假客家人,就是操弄客家人,挑撥、分化客家人的族群情感。

我們要呼籲,政黨選舉應提出具體的客家文化與客家事務政見,以爭取客家人的認同,而不是把客家人當作選舉操作的工具,作人身攻擊;即客家人所期盼的是希望政府能長期關注客家文化及客家事務,並落實於政策中具體反應出來,讓客家人文和語言能繼續傳承,讓所有的客家孩子將來都能說自己的母語--客家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