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黑雨

我上次在「菁英的反叛(1):智力貴族的墮落」這篇文章中有大略提到「菁英的反叛」作者拉許對於「美國之夢」(American Dream) 的透視與解析。正巧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幾天前公佈了十年政綱教育篇,我剛好藉這個機會引用這本書的一些觀點來評論蔡英文的十年政綱教育政策。

在書中,拉許對於許多開發中國家羨慕的「美國之夢」很不以為然。簡單來說,他認為美國的「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 固然能提供比較公平的競爭機制,讓中下階層的下一代藉由教育與學歷攀升到較高的階層,但那畢竟只是少數的比例:當這些幸運的孩子們爬上菁英階層之後,他們原本所屬的弱勢階層並沒有得到全面性的生活品質提升。

從拉許的觀點來看,他認為教育已經變成階級移動的「工具」,雖然教育制度或考試制度的改善可以讓這個「階級篩選」的過程較為公正,但中下階層人民仍只有極少數可以受惠,絕大部分仍將停留在比較弱勢、收入較低、社會福利較少的不變狀態。更糟糕的是,當「階級複製」現象越來越明顯時,菁英階層的下一代利用教育進行階級複製的特權越來越大,最後連教育作為「階級攀升工具」的角色都將逐漸喪失。

當然,美國這個國家的「美國之夢」與其他開發中國家甚至西歐國家比較起來,仍有若干優點。例如,由於過去階級攀升管道的暢通,以及最低公平性的維持,中下階層的人們至少有夢。他們普遍認為「只要能努力,一定能成功」,他們對於自己的職業也非常驕傲,這就是「美國之夢」。不過,拉許對於這樣的「美國之夢」顯然是不滿意的。他認為這樣的夢想就像買樂透一樣,人人有希望,但最後中獎者只有少數,根本無法解決中下階層普遍的生活品質與自尊問題。換句話說,拉許認為美國歷來的政治家與文人共同虛擬了一個不切實際的夢想,而這個夢想讓絕大多數美國人陶醉其中,卻未發現能夠順利實現美國之夢的孩子越來越少,而且將會被菁英階層所完全壟斷。

台灣目前的教育政策主要有兩個嚴重的問題:

1. 教育資源分配不公、成為菁英階級複製的工具:

有錢有權者越容易考上資源豐富學費低廉的公立學校,而且這幾年來增加的「甄試」制度,提供中上層菁英階層更大的機會。例如,英語演講比賽、機器人比賽、音樂比賽、科學競賽等獲獎者,多為中上階層家庭或家長本身就是學校教師、教授的菁英階層家庭,只有極少數來自中下階層家庭。

2. 看不到教育與社會整體公平正義的關聯性:

藍綠主政者都沒有認知到,台灣嚴重的升學壓力與教育問題,其實源自於國家均富政策的失敗,導致絕大多數人民視教育為唯一提升生活品質的出口或工具。升學壓力或文憑主義並不會因為教育制度或考試制度的設計或改良而減輕。

從蔡英文「十年政綱–教育篇」內容來看,裡面雖然提到「原本應是體現人本精神的教育現場,依然被升學導向的教學目標所主宰,使得課堂成為區分學生升學能力與型塑社會階級的起點」,但對於教育與社會階級與國家福利公平正義之間的絕對關聯性,僅止於此,其餘多數內容都放在考試制度或教育機制的公平資源分配,我覺得有點見樹不見林,沒有掌握到台灣嚴重的教育問題之病因。

在台灣,考試制度或學校體系的改良僅是皮毛而已,無法動到教育問題的筋骨。在過去「大學聯考」的時代,沒有所謂的「甄試」制度,但是中上階層家庭與軍公教家庭依然可以藉由付費補習、公費教育補助、甚至聘請家教的方式,讓他們的子女順利進入公立學校或明星學校。也因此才有所謂「台北市大安區學生進入台大的機率是其他地區六倍以上」的研究,台大校長傲慢地宣稱該校很少人領取清寒獎學金、或是台、清、交幾個大學少有學生領取八八風災補助學金的奇特現象。

蔡英文若想帶領台灣走向一個新的時代,她就必須嘗試建構一個新的「台灣之夢」:在這樣的台灣之中,教育可以脫離「唯一階級攀升工具」的污名,可以純粹成為培育健全國民而非僅是照顧少數「早熟」資優學生的全民機制。在這樣的台灣,人們也可以從事各項自己喜歡的職業、可以在衣食無缺之餘擁有自己行業的自尊與光榮。在這樣的台灣,人們不需要緊張地擔心自己的小孩若沒有考上某些學校就會前途黯淡、階級攀升機會喪失,因為除了教育之外,社會還有其他的階級移動管道。在這樣的台灣,「均富」兩個字將不會是空談的夢想,而是普遍存在的光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