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媒體報導,蔡英文初選辦公室發言人徐佳青 7 日表示,「南部立委私下透露,藍營掌握的農漁水利會系統,已下達在民進黨總統初選期間接獲民調電話,一律表態集中支持蘇貞昌」。對於徐佳青的說法,蘇貞昌辦公室發言人王閔生表示「黨內初選不應該互相傷害,相關問題他們不再回應」。王閩生的回答顯然是避重就輕,因為一來他並沒有承認或否認徐佳青所談的國民黨涉嫌動員狀況,二來,他把這件爭議的矛頭指向蔡英文陣營,卻不敢公然呼籲國民黨不要惡搞,回答得莫名其妙!

然而,依照目前的證據來看,蘇貞昌發言人王閩生最應該算帳的對象不是蔡英文,不是徐佳青,而是馬英九跟國民黨!

民進黨這次集合各派系菁英之力所搞出的「對比式民調」,這陣子經過網友與民間人士集體檢驗之後,已經證實可能是獨厚某個候選人的「民調」。因為,如果像段宜康者流所說,不應該教導選民該如何正確表達意願的話,則不管是在綠營民意高或民意低的人士,在對比式民調中所得到的支持度數字將會差不多,換句話說,泛綠支持度「低」的候選人反而能支持度較「高」者「偷到」原本缺少的支持度,導致兩者在泛綠的支持度相似,泛綠選民將無法參與決定人選。這表示這種民調有沒有泛綠選民參與都無所謂,因為決定最後人選的將是中間選民與藍營選民。

於是,為了確保 (1) 泛綠支持度低的某候選人能偷到支持度 (2) 讓泛藍選民有惡搞操弄的機會,一些自稱是中立實則早已偏頗某候選人的泛綠政治人物紛紛跳出來,攻擊譴責謝長廷或其他網友想要教導選民如何確保其意願「不會被偷」的說法。甚至,有些人還大喇喇地承認,泛綠支持者在對比式民調中並不重要,而是「中間選民」決定最後結果。問題是,他們怎麼知道有意惡搞的泛藍支持者跟「中間選民」如何區分呢?

為了掩飾其權謀與謊言,這些人當然不願意承認兩件事:他們不認為泛綠支持度低的候選人「偷別人的支持度」是可恥的,他們也不願意承認國民黨跟藍營有惡搞的可能性,有些人甚至還痴人說夢、宣稱泛藍惡搞的機率很低。這些人所說的這套膚淺兼漏洞擺出的說詞,或許能欺騙自己,但能夠騙得了聰明的台灣選民嗎?有某個挺蘇的網站上,甚至以「今天蔡英文主席的支持者發動『作票給蔡英文』,競選總部都不作聲」為譴責藉口,意圖抹黑蔡英文陣營,卻不知道自己寫出來的東西等於是在自打耳光!蔡英文的支持者本來就有權利確保自己的支持意願都給蔡英文,怎麼會是「作票」呢?

當蘇貞昌發言人王閔生把矛頭對向蔡英文時,不知道蘇系人馬是故意忘記?還是對以下的事實視而不見呢?

1. 亞洲週刊第 14 期報導:「國民黨已在部分藍營掌握的農會、水利會、漁會等系統下達指示,只要接到民進黨有關總統候選人的電話民調,一律表達支持蘇貞昌,企圖利用拉高蘇的支持度,讓蘇出線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藍營的干擾,使得這次民進黨的黨內初選充斥著詭譎的不確定氣氛」

2. 壹週刊報導:「近日傳出新北市部分藍營掌握的農會系統,已下達指示民調挺蘇

3. 藍營名嘴姚立明在電視政論節目公然談論泛藍支持者可以炒作民進黨初選民調:

4. 四月八日晚上的 TVBS 2100 掏新聞節目中,來賓游梓祥不小心說漏了嘴,談到泛藍可能操弄民調,但馬上被李濤氣急敗壞地攔截轉換話題。在以下側錄影片中第 25 秒至第 31 秒,游梓祥說:「濤哥,或許總統府可以把(馬英九在)其他民調,例如說落後給蘇貞昌,解釋成藍軍選民可能來攪局…」,話還沒說完,李濤隨即切入阻擋「啊那個都不是問題!」,顯見心虛:


當亞洲週刊、壹週刊、姚立明、游梓祥等人都已經那麼明白直接指出國民黨動員狀況、或明示或暗示藍軍可能干擾操弄民進黨總統初選民調時,為什麼蘇貞昌陣營統統都看不到,卻還要將責任推給蔡英文陣營?難道蘇貞昌陣營不敢直接去控告亞洲週刊?不敢直接控告壹週刊?不敢向國民黨詢問嗎?還是他們怕這樣的訊息越傳越開,讓某些盤算屆時失效呢?

人生在世,求的不就是行事正當、心安理得嗎?我們的父母從小有教我們去掠奪竊取他人的所有物嗎?我們的父母有教我們不靠自己實力、使用一些投機取巧的方法來求取自己的勝利嗎?如果一個民調的設計是在鼓勵某些候選人去竊取其他候選人的支持度,難道我們不該提醒支持者要小心確保自己的意願不被偷竊嗎?如果對比式民調的設計是在鼓勵某個候選人不靠自己陣營的支持者,而是靠其他陣營有所意圖的灌票來勝出,難道我們不會憂慮嗎?蘇貞昌陣營該生氣發怒的對象不是蔡英文,而是馬英九、國民黨、亞洲週刊、壹週刊、姚立明、與游梓祥才對,不是嗎?

延伸閱讀

民視新聞:國黨策略?動員泛藍挺蘇打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