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浩瀚網路中的小小網友,能有什麼力量來影響這個社會?

幾天前,某個網友在回應中冷嘲熱諷,認為我某篇批評泛藍作家的文章是不知量力。他認為那位作家是「大咖」,我僅是「小咖」。我是這麼回應他的:「任何泛藍作家再大咖,國民黨再大咖,都比不上中國共產黨更大咖。如果中國共產黨這種超級大咖,都會戰戰兢兢花許多經費建築全國防火牆與過濾網,只為了監控與過濾小小網友們的言論,那麼,你認為是中國共產黨比較笨呢?還是你比較笨?」,這位仁兄沒敢再回來嗆聲。

台灣目前總共約 2300 萬人口,有能力吸收網路資訊的人,大略以 1000 萬來估算好了。

2 的 N 次方有多少?2 的平方等於 4、2 的三次方等於 8、……..、2 的 20 次方等於 104,8576,大約 100 萬、 ……、2 的 24 次方等於 1677,7216,大約 1677 萬。假設一個網友可以影響兩個其他的網友,則當一個訊息藉由這種幾何曲線的方式傳播出去的時候,散播的速度與範圍是很驚人的。更何況,每個網友能夠影響的人數往往是兩個人以上,而看到一篇文章因而認同的網友,更可能有數百數千數萬以上。

這是為什麼中國共產黨害怕網路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一向顢頇的國民黨政府,看到數十萬網友們為楊淑君而集體憤怒時,緊張異常的原因。

台灣網路世界的傳播方式,大致上可分為 1. BBS 或論壇網站,  2. 撲浪 或 Twitter, 3. 臉書, 4. Email 轉寄 共四種方式。不管是哪一種方式,每次單一傳遞動作能夠影響的人數都不只 2 個人,而是更多的人。依照我的觀察,在網路上能夠被迅速傳遞的訊息,通常是以下兩種內容屬性:

1. 寫得非常動人、引發人性共鳴、無關政治的溫馨文章, 或

2. 直指政治人物或政黨「嚴重缺點」的負面真相文章

換句話說,如果一篇文章是描述或歌頌某個政客、某個政黨的正向肯定文章,由於未必獲得許多人的認同,往往無法被廣泛傳遞。

就政治領域來看,若要在網路上傳遞政治相關訊息,以直指政客或政黨缺點的文章被傳播的速度最快、最廣。由此可知中國共產黨必須建築大規模網路過濾機制的理由,因為中國共產黨的嚴重缺點太多,剛好滿足訊息快速傳遞的基本條件,若中共不嚴加管制,水可覆舟,中共垮台的時間將提早來臨。同樣的道理,也可以套用在中國國民黨身上。

2000 年左右,當連戰第一次選總統時,那時候的網友們曾經見證了網路的立即影響力。當時連戰官位是副總統,他搭乘專機從外地飛回台北松山機場。當時在網路上盛傳機場塔台為了讓他順利降落,居然指揮其他民航班機等待連戰專機搞定後才能動作。那時候只有 BBS 與 Email 轉寄兩種方式,但是這個消息從機場內部被放出來之後,經由 Email 轉寄傳播得很廣,等到連戰競選團隊幕僚成員也收到 Email 時,知道事態嚴重,趕緊出來開記者會澄清解釋。

在這次楊淑君被誣陷事件中,我們也再次見證了網路的力量:網友們為楊淑君抱不平的聲音、對馬政府不滿的聲音,藉由臉書與撲浪等機制,迅速累積到數十萬的人氣,各家媒體記者開始意識到狀況嚴重,此時馬英九政府才有所警覺,知道狀況不妙。

我在網路上曾經見過許多文章寫得很好的網友,但是他們通常寫了一陣子之後,就慢慢淡然消失。我想我或許可以體會他們的心境,因為當他們一開始充滿熱情、以為幾篇文章應該可以改變社會,現實卻未必如此。最後,他們對於網路的社會改革成效漸漸失望,失去了樂觀,慢慢退出。可是,人類社會的進展本來就是緩慢的。就算是美國,歷經建國 200 年後,美國各地仍有或多或少的種族歧視觀念存在,而美國民權運動,也是在甘乃迪之後,才慢慢成熟穩定,更不用說台灣。

更何況,台灣比起其他國家,也已經顯得樂觀許多。以菲律賓來講,從多年前推翻馬可仕的「人民力量」開始,菲律賓在表面上似乎已經走向穩定民主社會,但後來連續幾次重複的「人民力量推翻總統」現象,以及馬可仕遺孀伊美黛回國後居然還能選上國會議員來看,菲律賓人民對於民主的認知似乎遠遠不如台灣。再以新加坡來看,這個國家在表面上似乎是個比台灣進步的民主國家,但實際上仍然是個半專制的假民主國家。新加坡至今仍是執政黨獨大,反對黨執政的時間似乎遙遙無期。可見,新加坡人民的民主水準以及對於真正民主制度的渴望,與台灣尚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網路世界看起來很大,但由於資訊傳遞速度如電光火石,網路上的每一個個體之間的距離卻是神奇的如此親近。每一個網友們看起來似乎只是不起眼的小咖,但大大小小、縱橫交纏的網路脈絡,卻能將許多人的力量集體展現,恢弘磅礡、令人不敢直視。剩下的,其實只有一個疑問:我們對這個社會、這個世界的熱情是否依然存在?我們是否不會因為年齡漸長,仍然保有年輕時的青春理想、以及對於未來的美好想像?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那麼,我們當然願意相信,處於網路上不同小小角落的小咖們,一定可以藉著此起彼落、在每一個幽暗處綻發的小小星光,共同建構出一個無人再敢忽視的璀璨宇宙。